刘诗诗、赵丽颖持股的稻草熊即将上市 它是一个优质标的吗?

2021-01-08

  近日,港交所网站显示,稻草熊娱乐集团(以下简称稻草熊)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距离挂牌上市再近一步,这亦是内地影视企业,在资本市场沉寂多年后的公开融资动作,聚焦无数关注的目光。

  今年6岁的稻草熊,虽然年轻,却已是中国影视剧行业排名前列的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按2019年首轮播映剧集数目及剧集收入计,稻草熊的市场排名分别为第四和第六。值得关注的是,稻草熊不仅头顶明星光环:刘诗诗(原名:刘诗施)、赵丽颖均为其股东,还有视频平台股东爱奇艺的助阵。招股书显示,稻草熊第一大股东为持股58.41%的刘小枫,爱奇艺、刘诗施、赵丽颖则分别持股19.57%、14.80%和0.79%。

  即将上市的稻草熊,是否具备获得投资人青睐的潜力?我们通过深入解析稻草熊在影视赛道的优势与挑战,并直击公司重点打造的“平台型运营模式”,来看看稻草熊的内生增长力如何。

  2020上半年收入5.8亿定制剧是后续发展重点

  成立于2014年的稻草熊,业务涵盖电视剧及网剧的投资、开发、制作及发行。从这几年的业绩成绩单来看,公司盈利状况稳健,即便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也有着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公司收入分别为5.43亿元、6.79亿元、7.65亿元。2020年上半年,收入5.8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43%至5413万元。此外,毛利率大幅提升至23.4%。

  通常来讲,影视剧行业暗藏较高风险。一部剧从制作到备案再到播出,往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还有无法排播的风险。在这方面,稻草熊与传统影视公司不同,将定制剧作为业务发展的核心,通过向网络视频平台提供全方位的剧集承制和制片管理服务,稻草熊可以实现现金流前置,并提前锁定内容的发行渠道再制作,来避免无法播出的风险,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公司的运营和财务风险。

  “在网络视频平台购买之前,从IP孵化的源头开始,稻草熊就和他们进行深入沟通,在内容开发孵化层面与网络视频平台尽快达成一致,这样才能更好地与平台需求匹配。”一位熟悉稻草熊的圈内人士分析。据招股书信息,目前定制业务是稻草熊最为看重的板块,是公司后续发展的重点。

  率先把握住视频网站为主导的播出时代风口,让稻草熊具备了突围优势,亦提前享受到了一波红利。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中国网剧市场从2015年至2019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23.9%,在2019年达到181亿元。预计网剧市场未来几年仍将保持双位数增长。同时,包含网剧在内的整个电视剧市场从2019年至2024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为2.3%,到2024年将达907亿元。

  可见,剧集行业拥有广阔生长空间,足以使得擅长定制剧的稻草熊大展拳脚,但问题是,中国市场上剧集制作公司众多,不管是老牌剧集公司,还是后起之秀,近年来都纷纷发力自制版权剧和定制剧赛道,与涌入的众多玩家相比,稻草熊的优势在哪里?

  首先,得益于其自创立以来自制剧集和买断发行业务的稳定运营,带来了丰厚的资本累积。其次,稻草熊极其注重多元化IP的储备,并根据与各大网络视频平台的合作经验以及对其主要内容赛道的研究、分析,稻草熊按照每一细分赛道进行IP储备并针对网络视频平台的独特调性进行精准定向投送,使得IP储备孵化率最大化,并进一步利用该等优势扩大稻草熊在网络视频平台的品牌效应。上述人士指出:“随着平台向上游渗透,意味着更加专业化,未来影视市场将继续朝头部剧集公司发展,像稻草熊这样拥有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公司,尤其是在其上市以后,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打破行业桎梏用“平台”思路做公司

  当下市场上的影视公司,大都采取的是自己买项目/IP版权,自行开发制作,自行完成制作后,自行发行,几乎从头到尾,影视公司会自行完成整个影视产业链。

  然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稻草熊似乎并不想做一家“闷着头做内容”的公司,也不想只简单地做一个根据平台需求传导到生产的角色,而是想突破行业桎梏,成为新媒体基因驱动的“平台型”影视公司。

  传统的影视制作公司都有着无法摆脱的项目制宿命,不仅占有的资源有限,而且囿于内部各类天然条件,无法稳定地做到每个制作项目都是优质的。稻草熊借鉴网络视频平台的经营思路,提出“平台型”运营模式,简而言之,就是将自身定义为影视制作企业里的一个资源整合平台。

  “这种模式无疑是受到市场欢迎的。比如,有些影视制作团队,储备的IP不多,或受限于本身的体量,垫资能力有限等。稻草熊可以为其全程投资,即为该团队项目背书,帮助他们完成制作并与平台协商,争取播出档期。”上述人士解释称,这种合作是双赢的,有利于合作双方扬长避短,实现更长远发展。

  这意味着,秉持“平台型”运营模式的稻草熊,将彻底打破“自我循环”的传统影视公司模式,通过向行业开放合作,拥抱更多优质创作人才。而这种“独一无二的”模式,让稻草熊在享受资源协同互补红利的同时,提升了内生增长力——大大缩短了公司剧集从孵化到制作再到发行的周期,减缓了资金压力。招股书显示,自提交影视剧项目备案至剧集实现首轮播映,稻草熊平均需要大约17.8个月,低于业内约22.5个月的平均周期。亦让稻草熊在风险较大的影视行业中,得以降低财务和运营风险,加速投资回报。

  关于未来发展,稻草熊仍将主要围绕剧集制作、IP储备等方面,持续提升其竞争力。在其招股书中表示,本次募资金额将首先用于剧集制作,用于包括《公子倾城》、《月歌行》、《浮图缘》等预期于2021年或2022年播映的剧集以及IP储备等用途。与此同时,未来也将进一步深化平台型运营模式,并增强公司制作与发行能力,继续探索网络视频平台的机遇,并在合作模式、剧集创新及衍生机遇等方面开发新业务,实现多元化的变现方式。

  同时,稻草熊也计划进一步进军海外市场。在中国文化输出大时代的背景下,中国剧集的市场影响力显著提升,文化输出变现能力日益增长。这也为包括稻草熊在内的剧集公司提供了新的思路。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